心水论坛
魏雪:20歲創業,40歲慈善
標簽:
人物 公益人物  
魏雪:20歲創業,40歲慈善
提要
20歲創事業,40歲做慈善,這是魏雪給自己定下的人生步驟。如她所愿,40歲之后,她開始將更多精力投入到公益之中,相繼推動發起華萌基金和TCL公益基金會。深耕于斯十幾年之后,魏雪感知到自身的變化。

20歲創事業,40歲做慈善,這是魏雪給自己定下的人生步驟。

如她所愿,40歲之后,她開始將更多精力投入到公益之中,相繼推動發起華萌基金和TCL公益基金會。深耕于斯十幾年之后,魏雪感知到自身的變化。

“對財富看得更淡了,物質上的多寡,生意上成功多少,看得不是那么重了。” 她變得平靜和包容,“在實現自我價值的過程中遇到的誤解,也可以看開,可以理解,然后繼續往前走。”

善良的種子

魏雪的外祖父白瑞啟生于醫藥世家,是白家老字號第15代傳人。他于1931年創立的“白敬宇藥行”,是電視劇《大宅門》的故事原型之一,該藥行鼎盛時期在全國24個大中城市開設了分行,成為當時知名的民族企業,尤以眼藥擅長,曾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獲得金獎。

白瑞啟一生奉行實業救國,抗戰時期他將工廠遷至重慶,繼續生產支援前線。臺兒莊戰役前,他曾為前線將士捐獻30萬支瓜子眼藥。民國元年,河北發大水,民不聊生,白瑞啟在老家河北定州開設粥場、孤兒院和學校,賑濟災民,開辦編席廠,組織婦女生產自救,引導婦女自強自立。

魏雪是聽著祖輩的這些故事長大的。她成長于文革年代,是時家道中落,因家庭出身不好在學校受到歧視,但父母始終培養她一種積極的價值觀,讓她明白“積善之家,必有余慶”。與父母圍爐夜話成為魏雪幼時記憶中印象最深的畫面,也在她心里“種下了善良的種子”。“母親常講這些故事,就是希望讓孩子的心靈不要受到太多傷害,從而樹立自信。”魏雪對《中國慈善家》說。

另一個對她影響深遠的人是特蕾莎修女。1992年,魏雪赴海外留學,先后就讀于日本上智大學和美國楊百翰大學,二者都是教會學校,學校生活中浸涌著平等、博愛的價值觀。在一堂人類學課上,魏雪第一次接觸到天主教慈善工作者特蕾莎修女的故事,她突然“靈光乍現”,對特蕾莎修女的善行油然而生敬意。

她至今記得特蕾莎修女的一句話,“我們以為貧窮就是饑餓、衣不蔽體和沒有房屋,然而最大的貧窮卻是不被需要、沒有愛和不被關心。”這句話影響了魏雪之后做慈善的理念,即不僅提供物質上的幫助,更重要的是關注受助人的心理健康,和他們平等相處。

1997年魏雪學成歸國后,創辦了中國普樂普公關公司。短短幾年之內,這家國際公關公司就進入中國公關行業的前十。她在事業上獲得初步成功,但家庭教育和海外經歷使她習慣性地關注社會問題。

那個年代少有女性創業,魏雪敏銳地意識到社會各界對女性的各種偏見和壓力,如女性事業發展的瓶頸問題,如何平衡事業和家庭關系等,她自己在創業過程中也面臨一些困惑。“那個時候社會組織特別少,沒什么地方能夠去尋求幫助,我這種也不太可能找婦聯解決什么問題。”

魏雪想做一個先行者,聯合一些志同道合者,為女性發聲。在籌備女性論壇期間,面對來自社會上的不理解甚至揶揄,她毫不動搖。當時,有人甚至對她說:“我們的社會還沒文明到要把女性問題提到討論的日程上來。”

2004年11月,在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佩云和北京大學專家、學者的支持下,魏雪聯合北京大學中外婦女問題研究中心,發起公益論壇—首屆亞洲女性論壇。這一論壇匯集了多位社會名流和企業領袖,包括楊瀾、張欣、陳東升、俞渝、江素惠、潘石屹、馮侖等人,就女性發展問題展開討論。

“ 我認為發出聲音是最重要的,這是一個起點,拋出問題,引起關注,才有解決的方案出來。”魏雪說。

迄今為止,亞洲女性論壇共舉辦8屆,在研討社會關注的女性話題、開展亞洲女性的友好交流、推動女性參與社會發展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自豪,而不是自卑

2005年,魏雪與TCL董事長李東生結為伉儷,兩人在商業上有共同的追求,在慈善方面也志趣相投。李東生認為自己的命運因高考而改變,創業成功之后在教育領域不吝投入,修希望小學,捐設備、捐錢給大學、踐行企業社會責任。但李東生單純的捐贈行為比較分散,效果難以反饋,很難聚焦。

2007年,李東生和魏雪二人發起成立華萌基金,專注于資助貧困地區的高中生。華萌寓意“慈濟中華,萌動愛心”,選擇高中生為資助對象,填補了我國九年義務以外教育領域的空白,“當時貧困學生從初中畢業到圓大學夢之間的困難還未得到社會的關注,高中生慈善項目基本沒有。”

首個“華萌班”于2008年在廣東惠州華羅庚中學設立,進入“華萌班”的50名學生每人每年得到8000元學費和生活費資助。2013年9月,“華萌班”項目進入云南大理一中,次年,湖北夷陵中學也設立了這個項目。

迄今,“華萌班”學子已有四屆大學畢業生。華萌基金累計投入7000多萬元,資助了1000多名家庭貧困的優秀學生。

但對魏雪來說,她并不滿足于單純的資助,“我會盡我所能地去了解他們,和學生接觸,我希望和學生建立一種心靈上的溝通,讓他們在接受資助的同時,產生自信和自豪感,而不是自卑。”

為此,她會親自去見每一所學校的校長,“校長對我們的價值觀和理念必須是認可的,未來3年中能夠真正關心這些孩子,我才會把項目落到這個學校。”

每年華萌班新生開學,魏雪會和他們一起開班會。她對學生們說:“之所以我有機會找到你們,資助你們,是因為你們優秀,而不是因為你們經濟困難,你們應該感到自豪。”

剛從大山里走出來的孩子往往都是怯生生的,第一次班會的氣氛會比較壓抑,“(孩子們)經常會哭,情緒激動,膽子小不敢說話。”魏雪回憶。

為了實現學生的全面發展,課堂之外,華萌班項目設立了星課堂、夏令營等活動,通過開展業余愛好、高校游學等,開拓學生視野,提升綜合素質。魏雪注意到,一年之后,華萌學子的改變特別明顯,“再開班會時,敢講話,能彈琴,朗誦詩歌,鼓勵新同學,整個氛圍煥然一新。”

華萌基金還開發出一套針對華萌學子的綜合素質評估體系。如果在高中階段綜合排名前十,他們可獲得大學圓夢獎學金,進入大學后也能繼續得到資助。

2017年,華萌基金推出“華萌5010計劃”,投入100萬元,為期5年,針對大二、大三和大四的華萌學子,每年提供50個實習補貼名額,和10個創業名額,以幫助進入大學的華萌學子提升社會實踐能力,實現自我價值。

深耕與邊界

華萌基金在持續關注高中生的同時,也將目光 投向另一 個教育弱勢群體—鄉村 教師。然而考慮到華萌基金的規模,為了擴大項目,影響更大的人群,這個項目后來放到TCL公益基金會的平臺上運作。

TCL公益基金會成立于2012年,由李東生發起,魏雪以集團副總裁的身份擔任執行理事長,致力于基礎教育幫扶、重大災害救助、特殊群體關懷三大領域。創立至今,基金會先后在云南地震和四川雅安地震的救災工作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并陸續投入資金支持愛心衣櫥基金、深圳市紅樹林濕地保護基金會、愛佑慈善基金會、芒果V基金等機構的公益項目。

聚焦鄉村教師群體后,2013年10月,TCL公益基金會聯合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啟動了“TCL希望工程燭光獎計劃”。

“剛開始只是一個簡單的獎勵金,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他們的生活困難。第二年我們開始反思,因為鄉村教師面臨著諸多困難,比如醫療、待遇、上升空間、崗位后繼無人等問題,我們就想著怎么能夠將這個項目拉長。”在魏雪的推動下,燭光獎衍生出多個子項目,如“燭光課堂”、“燭光微貸”等。

“燭光課堂”為鄉村教師提供線上線下的培訓機會;“燭光微貸”則針對鄉村教師的生活問題,為其提供小額貸款。

“集團下面有金融公司,(關于燭光微貸)我們內部進行了多輪討論,怎么執行?他們的信用、還款率怎么樣?”魏雪說,“燭光微貸起步時希望幫助老師解決在教育和醫療上遇到的一些困難,后來慢慢放寬條件,蓋房、裝修等生活問題,或其親屬的生活、醫療問題也可申請貸款。”

魏雪覺得這是個好的探索,“農村建房也不貴,用微貸之后,(鄉村教師)就有了一個獨立的小書房,可以提升他的生活質量。”

燭光獎所產生的一系列社會效應也慢慢顯現出來。“特別有意思的是,有些教師在整個教育生涯中得不到家人、周邊和教育體系的認可,但獲獎之后,得到社會關注,他就特別有自豪感,覺得前途光明,也擁有了從未有過的去大城市的培訓機會。”魏雪說,“也有一些企業為學校提供硬件設備,幫助改善學生宿舍。”

做了多年公益,魏雪越來越強調邊界感。之前她曾發起或參與過多個項目,如救治先天性心臟病患者,用音樂影響兒童,免費為婦女體檢,環保等,但她覺得“沖動的年齡已經過了”,并且意識到“跳躍性地做慈善是沒有效果的,看不到持續的影響力”。

“無論你的基金會規模有多大,人力財力時間也是有限的,一定要有邊界。在一個細分領域深耕,不斷優化,已經不易。”魏雪說,“未來我的重點還是圍繞教育,也將積極拓展文化、科技與教育的結合,為公益事業的多領域發展,以及充分發揮TCL自身資源對公益事業的協同做更多努力。”

來源:消費日報網

調查問卷 置頂
心水论坛 七星彩规律软件工具 什么叫后三组选包胆 3d预测总汇 专家预测 赢钱捕鱼 时时彩后一稳赚万能 百练赛输到倾家荡产 万人炸金花手机旧版 3d玩法稳赚不赔之法 双色球开5个红号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