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水论坛
秦玥飛:實現農村造血式扶貧需要搭建完善的人才流動機制
標簽:
社會企業 資訊  
秦玥飛:實現農村造血式扶貧需要搭建完善的人才流動機制
提要
我們覺得其他的輸血式扶貧方式都不可持續,最重要的是要做產業扶貧,希望廣泛連接政社社企資源,輸送年輕人服務農村。我們得搭建一套人才流動的機制,讓真正優秀的人才愿意到農村去,做到優秀人才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動,

秦玥飛后臺內文.jpg

秦玥飛在會上發言

以下內容來自黑土麥田聯合發起人秦玥飛在中國社會企業與社會投資論壇2018年會上的演講,未經本人審核。

大家下午好!非常榮幸有機會到這里來跟大家分享,也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這幾年在農村脫貧攻堅的探索。

我是2010年從美國耶魯大學畢業,畢業之后到湖南農村當了一名大學生村官,到現在已經七年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走了很多彎路,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走過哪些彎路,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對于脫貧攻堅和產業扶貧的具體想法。

到村子去之后,當時我們覺得村子里的許多方面都要得到改善,所以我們做了各方面的工作,我在第一個村莊賀家山村服務了三年多,作為大學生村官,我們做了很多方面的嘗試,比如修過水利,做過敬老院,修過路,做過路燈,給學校連接無線寬帶互聯網,老師人手一臺平板電腦,還試著推進農村校車安全,給當地孩子們提供校車方面的服務。雖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三年多過后,這個村莊變成賀家山社區,也就是說我們把一個村莊建設成一個社區,但問題是這種方法是輸血的方法,不是最可持續改善農村面貌的方式,如果離開了這個村莊,輸血式資源就不會再發生作用。有一個例子,我們當時開展信息化教學項目,村子里孩子的成績可以提高三、五十分,后來發現他們雖然成績提高了三、五十分,但是初中畢業之后還是要到建筑工地搬磚,這樣的輸血到底給他們帶來了怎樣的改變?

我的第一個三年村官任期滿了之后又到了白云村擔任大學生村官,在這個村子里我們探索如何利用造血的方式,發展產業,我們在村子里開辦農民專業合作社,帶著村民把山茶油產業做起來,不僅給村子里創造了財富,還自己賺到了錢,再去修路、買校車、提高公共服務質量,年輕人在外面打工,可以回到家門口陪著自己的孩子、父母,在家門口就有脫貧致富的機會。

這幾年下來一個比較大的感受就是中國的年輕人到農村去一定是可以有所作為的,要將農村可持續的改變,產生變化,必須得用造血的方法,而非輸血的方法。中國的農村特別缺乏優秀人才,我們得搭建一套人才流動的機制,讓真正優秀的人才愿意到農村去,做到優秀人才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動,所以我們發起了黑土麥田這個項目,接下來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黑土麥田在扶貧攻堅領域所做的探索。

發起黑土麥田是在2016年,當時也是想響應國家脫貧攻堅的號召,引領優秀青年到中國農村服務,我們聚焦產業扶貧、精準扶貧,因為我們覺得其他的輸血式扶貧方式都不可持續,最重要的是要做產業扶貧,我們是一個非營利社會服務機構,希望廣泛連接政社社企資源,輸送年輕人服務農村,我們長期的愿景是希望成為中國優秀青年價值取向的風向標,引領中國青年積極投身公共事業,到國家和普通老百姓最需要的地方去。

黑土麥田核心的資源是人,是優秀青年本身,以及他們下村為國家級貧困縣的村子帶去的服務,這些服務就是產業機會的發掘和培育。我們的具體做法是每年黑土麥田選拔培訓支持一批優秀青年到村子里,成為扶貧創客,組織村民開辦農民專業合作社,成熟優質的以扶貧為目的的農民專業合作社可以升級為公司,優質的扶貧創客在兩年半服務期滿后可以升級成為鄉村創業合伙人,這些優秀的青年有來自于清華北大哈佛耶魯等學校畢業的高材生,也有退伍返鄉青年,也有打工返鄉青年,還有留守在家里創業的青年,我們搭建的指示體系理念就是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動,這些青年到村子里必須要有很好的薪資待遇,要有醫保社保、免費體檢,免費醫療接種,讓他們有尊嚴的到村子里去,而不是做志愿服務。到村子里后我們要對接資源,要培訓,讓他們在村子里待得住,而且干得好,最后當他們在扶貧的地方干出成績之后,應該有更好的出路,要讓他們流得動,只有流得動才有更加優秀的人進來。

扶貧創客的成長路徑,前四個月派他們進村入戶調研,發掘產業機會,形成具體項目方案。之后這些扶貧創客帶著貧困戶做出來的產業項目對機構內部和第三方專家做路演,有潛力并且符合市場邏輯的項目將得到兩年持續的資金投入和資源對接支持,他們拿到資金之后持續組織貧困戶開展生產,兩年過程中更優質和有復制空間的項目以后可以升級成為由當地貧困戶或村民主導的公司,引入資本資源,這個時候我們派下去的扶貧創客也就跟公益組織解除了公益關系,成為項目合伙人。不同階段離開的扶貧創客也會有不同的出路,比如說扶貧創客做完之后,有的人被優秀的投資機構招募了,有的被牛津大學錄取了,成為羅德學者,今天我才得到消息,我們的一個扶貧創客被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錄取了,拿到國家獎學金,還有一位被哥倫比亞大學錄取,他們的出路很好,很多元化,只有出路好,才能吸引他們的學弟學妹繼續到村子里服務,才有優秀的人愿意到農村去,到農村去了,有好的支持,用符合商業邏輯、市場邏輯的方法帶著村民、貧困戶做產業扶貧,這個項目才能做得好,做得好,他們的出路才會好,才能良性循環,而不是一味講求讓這些優秀的年輕人把自己的青春奉獻在農村。

黑土麥田對鄉村產業發掘、培育的邏輯是這樣的。首先我們認為農村是大有機會的,是未來解決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的出路,是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指向,農村問題的癥結不在農村,而在于高速城市化過程中出現的矛盾,因此解決方案也不在農村,而在于要將各種要素流、信息流、人流、注意力從城鄉結構的更高維度向低維度進行引導,在這個過程中最能發揮作用的就是有城市體驗和鄉村情懷的優秀青年,也就是黑土麥田的扶貧創客。產業扶貧、產業振興鄉村的出路不在狹義的種養殖和生產,關鍵在于導入、關注、個性營銷、體驗創造、服務升級,輔助于新時代的硬件和互聯網技術,基建和物聯網紅利,更高維度產業組織者的供應鏈帶動和溢出。

具體來看,我們現在的探索有幾塊是比較有意思的:一塊是特色手工藝品,比如扶貧創客在苗族的村子里帶著留守的苗族婦女,把她們的苗繡技藝發掘出來,做成產業,接海外訂單,一個月可以接10萬元訂單,3月份總理還買了她們的產品。這樣的扶貧項目重點是文創營銷,硬投入要求低,小規模也可以為貧困戶盈利,可以復制到更多相似的地方,對農村婦女的婦權也會有很大幫助。

二是鄉村貧困地區鄉建文旅,我們在當地把苗族村寨改造成為旅游地點,讓這些貧困戶通過這些產業脫貧,這些扶貧項目的重點是在鄉建過程中為村民提供附帶公共服務設施、拓展訪客住客的體驗內容,構建訪客反饋,用導流等方式提高在村子里的消費。

三是農產品加工,我們有從澳大利亞國際大學畢業回來的年輕人,他們帶動村民把當地的玉米加裝成包谷酸,這樣的項目重點依然是品牌設計和宣傳,讓更多受眾了解當地的特色產品,用互聯網自組織發現有趣的客戶,構建客戶反饋,帶動當地基礎材料出廠供應。還有種植和養殖,我們有扶貧創客從美國留學回來,帶著村民養雞、養豬,這些項目都需要對接大企業的產業鏈,實現較穩定的訂單量和保價,不謀求10-1000的擴張,但是做好0-1的事情就可以讓當地自給自足達到脫貧目標。

黑土麥田扶貧創客們也客觀意識到絕大多數貧困村不具備從10做到1000的潛力屬性,這也不是中央要求的脫貧目標,黑土麥田大多數項目的定位都是尋找到當地可以承載的數十萬本金投入、百萬左右年營收,科技自給自足,持續的項目機會,從效率、規模邏輯返回到公平的邏輯,同時用青年創意、營銷手段、硬軟件技術加持,從更大更高維生產體系溢出來彌補效率和規模的不足。這就是我們在扶貧過程當中的探索,我們現在有接近60名非常優秀的扶貧創客在湘西自治州,他們的生活條件非常艱苦,干得非常出色,我們最近也進行了項目改革,所有項目都要經過路演,不行的會被淘汰,行的創客會留下來,他們的項目會得到資金的投入,我們相信只有這樣,才能讓最有限的公益資源迸發出最好的效果,為脫貧攻堅帶去很好的支持。

這就是黑土麥田的嘗試,非常感謝大家給我們這個機會到這里分享,請大家多關注黑土麥田,號召優秀的年輕人加入黑土麥田,到村子里開展產業扶貧。謝謝大家!

編輯:杜珊

中國社會企業與社會投資論壇·2018年會全紀錄

調查問卷 置頂
心水论坛 华东彩票 幸运28一天赚2000技巧 斗牛牛牛是什么意思 双色球1千期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杀码 瑞彩网是正规网站吗 河内一分彩app 乐彩3d论坛17500 冰上曲棍球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